分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06:03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论文详细介绍了皮肤类器官的培养过程。Karl Koehler和同事在干细胞中添加了生长因子,使用骨形态发生蛋白4(BMP4)和转化生长因子-β(TGF-β)的抑制剂来诱导表皮形成。接下来,他们对细胞施以生长因子FGF2和骨形态发生蛋白(BMP)的抑制剂,以诱导颅神经嵴细胞的形成,从而产生真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使皮肤组织工程更进一步,移植皮肤必须包含更多正常皮肤的组成部分,例如毛囊、黑色素细胞、汗腺、神经、肌肉、脂肪、免疫细胞和表皮细胞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迄今为止,埃博拉是地球上死亡率最高的瘟疫,历次疫情中死亡率最低的一次也高达53%(1976年,苏丹),死亡率最高的高达100%(1977年,扎伊尔即现在的民主刚果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对正遭受新冠肺炎疫情侵扰的刚果金民众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鲜为人知的是,当事人邱香果团队的研究成果不是别的,正是在业内获得高度评价的、针对埃博拉疫情的特效疫苗“ZMapp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“埃博拉防治研究”和所谓“生化武器开发”联想在一起,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、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、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刚果金卫生部长介绍,第11次埃博拉疫情目前集中暴发于首都金沙萨以北约600公里、该国西北部赤道省一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奥巴马时代,美国就中止了对多项埃博拉特效药专项研究的拨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学家对皮肤组织工程的研究始于1975年。当时,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发现,角质形成细胞可以从皮肤表层分离并在体外培养。大约10年后,从烧伤患者身上分离出的角质形成细胞开始用于皮肤移植,以挽救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有专家忧心忡忡地指出,这些“非专业干扰”对埃博拉疫情应对构成更多阻力。这背后则是“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发达国家,对穷国和穷人的歧视,和对‘事不关己疫情’的淡漠——哪怕这种疫情已剥夺了如此多的生命”。2004年,美国科学家第一次用老鼠皮肤中的干细胞培育出毛囊,当时美国知名脱口秀《今夜秀》的主持人Jay Leno开玩笑说,科学家“治愈了秃头……至少在老鼠身上是这样”。16年后的今天,学术期刊《自然》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终于向“治愈”人类秃顶迈出了重要一步。